搜索
查看: 1424|回复: 0

黑客的生与死

[复制链接]

1839

主题

2255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801
发表于 2017-2-26 11:4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
眼前的屏幕跳动着 … 不断的刷出一个个手机号码。
我是一个黑客,我可以拿到任何你想要的信息,只要它在互联网上。
此时我刚刚完成了一次劫持,通过劫持我可以获得我所在城市任何一个刚刚入网的手机号码。
是的,只要他一开机,我就知道他的存在。
这些号码连同机主的一切信息被我出售给广告主、楼盘销售、甚至是骗子 …
我才不管接手的人是谁,我只知道,这些滚动的数据能让我衣食无忧。

-1-
确认劫持系统已经稳定运行并自动发送新号码给那些下家后,我开始准备洗漱出门。
照着镜子,突然想起七年前我被女朋友的父母骂出家门的那一幕,心中依然不免一阵凄凉。
还好她不离不弃的陪着我,一直七年就这么过来了。
今天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大日子,因为今天就要证明给她的父母看,当初他们的目光是多么的短浅。

-2-
我的车停在一幢欧式风格的建筑物前。
门口的小妹笑脸相迎,带着我走进了一个单独的包间内,女朋友和她家人已经被视为上宾一般坐在沙发上。
我尝试着不卑不亢的叫了一声“叔叔”、“阿姨”,然后也坐在了一起。
领位的小妹客气了两句就转身离去,女朋友的父亲开始在耳边念叨起来。
“小张啊,你看,当初叔叔就是有心刺激你一下,要不你怎么能有这么大出息是不是?这几年咱们没怎么见吧,但欣欣把你的事情都告诉我了,我知道你搞了个公司,还赚了不少钱。这样我也放心把欣欣交给你了。”
我心中想象着皮笑肉不笑这句话,试图在脸上展现一下。但从欣欣老爸的反应上来看,似乎我的面部表情控制并不到位,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只能哼了一声,但这声却轻的连我都听不清。

-3-
女朋友的父亲满脸堆笑着还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门被推开了。
“张先生,您好。我是销售经理,您想看的房子已经准备好了,您现在方便过去看看吗?”
“方便、方便,走吧。” 还不等我开口,欣欣的老爸就把话茬接了过去。
跟着销售经理坐上了一辆宽敞的电瓶车,就开进了花草遍地、树木林立的别墅区。
一路上我在不断的调整自己的面部表情,以试图展现出自己的不卑不亢。
但不知道是我的表情不够到位还是女朋友的父亲瞎了,依旧是一脸笑容的没话找话。

-4-
车子在最深处停了下来,一扇偌大的欧式木门出现在眼前。
“这一栋就是我们这期项目的楼王,里面都已经安排好了,各位请进。”
跟随者销售经理我们一行人走了进去,从始至终欣欣的爸爸嘴上就没有消停过,但我仍没有放弃调整我脸上的各色表情并且使用着不同的上身体位将我的面部展现给这个老头。
一直等我们回到销售接待室,我终于放弃了无用的挣扎。
“就要这幢吧,今天可以先付定金。” 我刚坐下就迫不及待的说出这句话,并用余光瞄着欣欣的父母,仿佛这句话就像一支悬在他们胸口的利刃,只要我轻轻一推就可以报复我七年前所受到的屈辱。
但我的眼角中并没有获得我期望的表情,欣欣的父母都在看着我傻笑。
我正想一脸懵逼的转头去看看他们到底想笑什么的时候,销售经理也尴尬的笑着开口了。
“张先生,关于这栋别墅,上次您走了之后正好有位先生来看房,一眼就看中这幢楼王。我们一直解释说这幢楼已经有其他客户意向购买了,但那位先生还是说要加价30%来买 ……”
“什么?!” 不等销售经理说完,我就把正要转过去的脸又转了回来。
“因为您上次只是看完了之后跟我们说有意向,也没有付定金,所以实在没有理由拒绝那位先生啊。不过您放心,要是您也能加价30%的话,我们绝对给您优先购买权。”
我正想拿出正义和道德武器来回应销售经理的话时,却从眼角的余光中感觉到了一丝丝异样。
没错,欣欣父母那两张傻笑的脸变了 … 虽然还是在笑着,但却不太一样了 …

-5-
我内心翻滚着,并运算着,进这行虽然才四五年的时间,但却比原来在公司做个安全管理员赚的不止是十倍八倍,但就算如此,这次的楼王还是咬着牙买的,如果这样在上浮30%的话,砸锅卖铁之后还是差点 … 但就这样拒绝掉的话,那七年前的一口气怎么能咽下?
“我要了,今天先付定金。” 我依然想表现的很镇定,但心里却狂跳着 …
从售楼处出来的时候,欣欣似乎有些担心,但她的父母在身边所以只能一脸为难的看着我,始终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我则走的有些匆忙,甚至连背后一直在对我喊话的老头说什么我都没听清楚。

-6-
回到那间出租屋后,屏幕上依旧在跳动着一个个新出现的电话号码。
我打开了另外一台电脑,进入了一个聊天群。
“急需一笔钱,你们现在有什么来钱快的活儿吗 ?”
这个群里都是我的下家,他们不光花钱购买我现在屏幕上跑着的电话号码,我能拿到的任何一份数据他们都会以不同的价格购买。我未来别墅的一砖一瓦都来自他们的贡献,当然,他们的钱又来自那些被他们欺骗的人 …
虽然他们都是买家,但在这个行当里、至少在这个城市里,论数据的质量和获取效率我是数一数二的,所以他们为了能获取最新最及时的数据,都非常的巴结我。因此我一句话后,他们立刻像炸了锅一样七嘴八舌的献计献策 …
“妈的,正经时候没一个靠谱的,就会坑蒙拐骗!” 看着满屏胡说八道的我,嘟囔了一句。
刚要伸手合上笔记本,收到一个新消息提示 —— 有人找我单聊。
这也不是外人,正是群里的一个下家,小Q。
小Q平时做一些诈骗的生意。最初找到我的时候说,他手下有几个客服团队,想从我这里买点数据去做电话营销,还跟我说这叫“精准营销”。
当时我心里就琢磨着,现在这群骗子真能扯,这不就是定向诈骗嘛。

-7-
“王老板” 小Q一直是这么称呼我,我在网上用了一套假身份。
“正好我有个大哥最近有笔大买卖,想托我找个电子产品玩的好的人。刚听见这事其实我就想着您了,不过这事不像您平时整这些事,您这都是高科技,我大哥那事我怕您看不上。”
“别说没用的,先说能有多少钱? ” 我赶紧回复道。
“价格到不了您说的那个数,但也差不多了。”
“什么活?”
“这您方便见面说吗?”
我们之前都是网上交易,没见过面,我有些犹豫了。
“好吧,见面时间你定,但地点我来定” 我想了想,如果再把那辆车卖了应该就够了,所以终究是没有禁住这份诱惑,答应了他。

-8-
在一间茶馆的二层包间我坐了下来,点一支烟。
这间茶馆我经常来,上次来听说因为生意太冷清所以准备下个月关门了。
这里很好,紧邻闹市、却少有人光顾,经常是坐一下午也不见一个人进来喝茶,而服务员也是懒得可以,不叫她是绝不会主动来送水的。
正在吞云吐雾间,门被推开了,小Q和他口中的大哥出现了。
我一眼就认出了那位大哥 —— 并不是我见过他,而是我知道小Q长什么样。
没错,我下家所有的信息 —— 他们的姓名、照片、身份证、结婚证、驾驶证、家庭住址甚至是小学时候的成绩单 —— 我都掌握着。
毕竟我这也算是高危行业,还是有必要对我的交易对象有一些了解的。
“请问,哪位是小Q?” 我还是假装并不认识的样子站起来、并伸出了手。
一个瘦的像根棍子的人向前走了一步握住了我的手:“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王老板。”

-9-
寒暄过后,小Q把他大哥做了一番介绍。
说是介绍,其实也就只是说了一句:“这是峰哥,这次托我找人的就是他。”
峰哥一脸的横肉,张口的声音却听起来很斯文。
“我也不多说废话了,看看认识这个么?” 峰哥边说边把一块看起来方方正正的东西放在桌上,这东西外面过着一层黑胶袋,我也看不出是什么。
我皱着眉头,有些谨慎的伸手过去打开了袋子,里面有一块方正的东西,摸着不软不硬,并微微泛着黄色 … 我认识这个东西。
“炸…” 我满脸惊讶的轻声喊了出来,但还是在后一个字出口之前被峰哥拦了下来。

-10-
“我们有笔买卖,用的上这个东西,但需要远程控制。就像电影里那样,绑个手机,一打电话过去就能…” 峰哥说到这里就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双手张开做了一个爆开的动作。
“不难,明天。”
峰哥点点头:“完成后给小Q消息,他会告诉你明天咱俩碰面的时间、地点。”

-11-
拿着东西回到房子里之后,我远远瞟了一眼卧室里屏幕还在跳动的电脑屏幕,就转身进到了另外一间小卧室。
刚把手里的东西小心翼翼的摆放在桌上,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你回家了吗?怎么也没发消息给我?钱是不是不够?差多少,我手里还有点。” 欣欣发来的短信。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回了一条:“放心吧,够了。”

-12-
我翻出一张刚到手不久的假身份证。
上个月去看别墅时候黑掉了售楼处的WiFi,通过网络找到了他们的销售单,里面存着大把的销售合同。这里最让人感兴趣的就是,上面记满了每个人的信息。这可是一笔丰厚的财产,这些人的数据比普通人的信息更有价值、更能卖出大价钱,所以我当然不能错过。
数据到手后,被我几经拼凑、处理后,把大部分人的信息查了个底儿掉。
这样的信息会被我拆成多种形式卖掉。一部分是简单的基础信息,给那些骗子、做电话推销的人。还有一部分则是包含了所有背景的深度信息,收购这些信息的人都是别有用心的。而最值钱的部分则是我现在手里拿着的 —— 用这些身份转换出来的假证件,我从上面拿了一张叫王德水的身份证,前两天这批证件到我手里的时候我就看中了这张身份证。证件上的人显得比较年轻,而且相貌跟我有几分相似,是我当即就选中的另外一个备用身份。这次的生意,这种证件用一次必然就要废掉了,用这样高价值的身份实在有点可惜,但现在也没有时间再去准备另外一套身份了。
拿着王德水的身份证,我去营业厅开了一张新的电话号码,并买了一部手机。

-13-
回到家后开始了安装工作。
这个事情虽然没做过,但原理并不难,拆开手机电路之后就开始焊接起来 …

第二天,如约和峰哥在一个空旷的废弃工地见面了。
我掏出那坨黄色的东西,上面绑着一个手机,手机后面引出两条线插在那坨黄色的物体上。
“做好了,手机号码是 19733089877,用之前打开手机,引爆时候拨打这个号就可以了。” 我抬头看着峰哥,希望他能从我眼神里看出我对金钱的渴望 —— 这时候我就想快点完成交易拿钱走人。
峰哥那斯文的声音又在耳边响了起来:“这东西没问题吧,你没试试?”
“哥 … 这怎么试啊?我可不敢。” 我皱着眉。
“又没说要引爆,至少,你没开机看看?别一开机就炸了。”
“不可能,这里需要多大电压、电流我都算过,不会错的。” 我自信满满,说着就按住手机的开关键去开机。
此时,从峰哥的眼神里我看出了他一丝的恐惧,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一步没动,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我、盯着手机屏幕、等着手机打开。

-14-
半分钟过去了,手机打开了。
屏幕上显示出了手机信号和运营商名字,一切正常。
看得出峰哥心里松了一口气,但我却没担心过,这种级别的电路问题,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这下放心了吧,钱我什么时候能拿到” 我一遍笑着一遍准备把东西递给峰哥。
“晚点小Q会用老办法转给你。”
“您的生意 … 万一出事了别把我漏出去啊” 之前完全被钱冲昏了脑子,这时候我才突然想起这个问题。
“嘿嘿,你多虑了,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峰哥应着。
我手里感觉到峰哥已经把那东西接了过去,准备松开手的瞬间下意识看了一眼手上的东西。
突然间,屏幕闪亮了起来 … 一个陌生的来电打了进来。我满脸的惊恐 …
“我…” 峰哥也反应了过来,他口中的下一个字还没出口,我们就同时见到了一道刺眼的白光 …

-15-
“今日,我市某工地发生爆炸,现场有两人当场死亡,目前死者身份不明,具体原因还在调查中。接下来请看 ……”
电视里播着新闻,欣欣似乎心思并没有在电视上。
“爸妈,我出去一趟” 撂下一句话她就转身出门了。
二十分钟后,欣欣来到了一间出租屋前,拿出钥匙打开门,进门后就在四处寻找着什么。看起来她对这个房子很熟悉,转了一圈并没有找到她想找的人,走到了装满服务器的房间里坐下。屏幕上的字依然在闪动着,那两行字每一次闪动似乎也是在她的心头跳动着、敲打着 …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只是愣愣的看着屏幕 ——

手机号:19733089877,姓名:王德水,背景:新近购买豪宅一处
此信息已推送买家:9 家



过段时间可能会取消签到功能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Join BUC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 2012-2015 Baiker Union of China.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